【二手阳光】【金东】

有伪【堂东】/【东堂】注意避雷!!!

李鹤东绊住了我的灵魂!!!


他早就习惯了黑暗。


小区门口垂死挣扎的路灯,大排档牌匾上扭错了字的霓虹灯,打火机擦出来两厘米高的火苗,巷子尽头刀片一挥而过反射的月光,就是他生活中全部的光亮。


哦,对了,他还见过一次手术室的无影灯。


红艳艳的,晃得人睁不开眼。


后来他进了德云社。


早年间孟鹤堂在德云社就是个卖点,现在依然是。


明媚的人更能吸引别人的注意,尤其是李鹤东的。


他像是一颗长在泥土里的种子,奔着阳光的方向使劲儿。


在马场里晒得浅黑的...

 

【开花】【金东】

“爷,我会开花您看不看?”

“???”

李鹤东脱了裤子,指着大腿上胖开的纹络。

“呐。我叫它们李鹤东花。”

后来,李小菊也开花了。

 
 

《边关月》【堂良贤】【预告】

我又双叒来搞大三角啦~


日头开始斜下,少年载了满满一船的莲蓬,慢慢悠悠地往回划。


脚丫没在水里,裤脚高挽,只露出两条白嫩嫩的小腿,配上他手中长长的荷梗,像是河泥里洗出来两节藕。那竹竿子夹在他小腿中间,想起来了就划两下,更多的时候是任船自流,而他只专注于难剥的莲蓬。


为了能在路上吃够新鲜的莲子,他特意挑了条少有人走的僻静水道,悠长的水巷里就只他一人,好不悠闲!


少年耳聪目明,即便专心于美味,也能在水流声中分辨出微弱的行人踏上石桥的脚步声。


望去,桥当中一道逆光而立的身影,硬生生将满巷的夕阳分去了一半。...


 

《从前有个啾啾,后来他开花了》【堂良】

又名《这个脑洞又是咕咕的》

又名《德云七队の吐槽大会》

又名《论助攻的可有可无性》


七队队员只在队长家聚会过一次,后来就再也不要去了。


“为啥?”尚九熙有点馋队长那手传说中的淮阳菜。


孙九芳语重心长地拍着他肩膀劝道:“去了变狗!”


他还记得那天他跟周九良一起在厨房切菜,孟鹤堂一进来,周九良指着菜板子上的洋葱泪流满面:“孟哥!他欺负我!”


孟鹤堂接过菜刀一边切洋葱一边念叨着:“叫你欺负我们周宝宝,切碎你切碎你!”


周九良一边给俩人擦眼泪一边噘嘴生气:“欺负完我还欺负我孟哥!”


后来那两颗洋葱愣是俩人轮流切完...

 

© (炑炑暂时更名为)钮祜禄则铭 | Powered by LOFTER